爱一个人离别的句子

亲爱的展博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 我已经在去机场的路上了
请原谅我改签了航班 我知道 如果我看到你们 肯定就走不了了
因为我舍不得你们每个人 尤其是你
和大家在一起的日子 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虽然我也不想结束 但是新的故事总要开始
展博 过去我不懂 爱是什么 是你让我明白
爱是当你爱上一个人 会舍弃自己的自由换取她的自由
爱是当你爱上一个人 会改变自己的人生 成全他的心愿
爱是当你爱上一个人 会愿意放开手 留下最好的回忆和祝福
爱情最美的不一定是终点 旅途一起走过 也已不负一生
原谅我的天真 这是我能想到的 最好的结局
爱你的婉瑜

爱一个人离别的句子

如果真的爱一个人,和他(她)分开一段时间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分开1星期以上,不联系)

焦虑,着急,担心,不舍,寝食难安。

50分。要一些有意境的句子

枫叶散落了一地宁静,澄光弥漫于整个黄昏。
  当落日的余辉洒满窗棂的时候,几只晚归的鸟儿驮着夕阳懒懒地回家。就在隐含微微草香的暮气里,窗台上的瓶花静静地谢去。一颗晶莹的水珠沁在它白皙的花瓣上,滚动,聚集,溅落在古老的石井栏上,摔开万道灿烂的金光。
  江水东流,浮云缭绕;水波漾漾,流光依依。
  我一个人站在无尽的天桥上,看着日一分一分的滑落。那和煦的阳光暖暖地披在身上,像湖波散开一般地柔和。天空中,一群白色的鸽子背对着斜阳,翻飞在金色的光芒里。回环来往,音哨齐鸣。忽地里,不知是谁把地上的夕阳失落在了江上。于是头白的芦苇,也被染成一抹红颜了。
  轻轻地,我转过身去——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江畔久违的暮色,于我来说已无太多言语。那份静谧中所包容的惊恐,凄情和无人感知的精魂,我无法想像。一个人喜欢重复地漫步在黄昏的沉寂中,希望在无限的时间真正体悟那份莫名的情愫。待到他走到路的尽头时:日已悄悄坠下,黄昏的画面永远地定格在了他的记忆里。而他还要黯然的回首,深望自己已踏过的光阴。
  我喜欢做梦,特别是白日梦。因为夜晚的过分安静中,往往会不可预知地袭来太多未知的魇梦。此刻,我情愿一个人独坐在黄昏青蒿小桥流水间的石椅上,在半昏半醒中,继续我的白日梦。
  岸旁的落花像雨一般地悄然飘落,我没有察觉。轻拂的杨柳将它细碎的枝尖藏在水中,是否也在找寻那沉淀在昔日星辉下的梦?金柳犹在,却不是夕阳中的新娘;余馥暗起,轻裹着晚风中的黄昏。
  寻梦在烟波浩渺的江畔,多少往事落花中。水草苍青,花自零落。在这风静水静碧树静的时刻,多少幸福的人匆匆划过这眼前,却不肯散逸出丁点的目光欣赏这幅壮丽的画卷;落英缤纷的小道上,幽微的暮烟依旧是过往流香,又能挽留多少绰绰约约的身影。
  翰墨跃然于纸,而朱痕未干。这岑寂的黄昏于我而言犹如一幅经过岁月攀延之后的山水画,充满着诗意般沧桑的古韵。撑一支长篙,向金草愈亮出漫溯。流水脉脉,擦肩于舟;清风徐徐,渐远于城。夕阳西下,袅袅炊烟升起在柳烟间,却依稀有几只悠闲的渡船驻留在江面上。
  风拂过,问心何在?唯有孤影映江。采撷一片柔波中荡漾着的橘光,哪一片下面沉淀着我揉碎在浮藻间的彩虹似的梦?任水波一层一层地拨开,一层一层地重叠,我依然承载着我的白日梦,默默行舟。
  秋水共长天一色。我和我的小舟一起漂在江心,随沧流任意东西。尘世的喧嚣隐没了,黄昏的幽恋与虚无化作了隽永的文字。日暮的宁静如一束星光让人心灵寂寞而平和。静躺于舟舱之上,怜观落霞与孤鹜齐飞,空听余澜鸣湃湃。我的心仿佛一串古铜制风铃,在岁月的溘逝中钝然响起。弥漫,渐息,亦沉重。
  邂逅往往是回忆与美的交融,正如半空中被微风剪碎的云朵给我一种温柔的疼痛感一般。落花坦荡地飘散,潮汐一次一次地更改,在禁锢了的时间里,思绪有看不见的重量。一个人久久地站在沿河地带,像是掉进了记忆的旋涡——百感交集。在他深黑色的瞳仁里,那厚厚一叠的忧伤潜藏的就连他自己也无法找寻。虽柳岸风起的浮光掠影间,惊扰了一滩鸥鹭,而他的心依然寂寞如初。时间的安排装饰了一切,却唯一冷落了他的感受。在这最为落寞的时刻,一个人有了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来窥看自己的心魂。像梦断康桥的那个单纯人一样,在淅瑟的风声中徒自感伤。不知是遗失了美丽的贝壳,还是幻散了他映在榆潭上的一帘幽梦?
  左手倒影,右手年华。我错过了春意盎然的碧草,失落了油菜花中轻盈的蝶儿,又和雨巷中独撑着油纸伞,丁香般惆怅的姑娘擦肩而过。那十八个春秋亦如白驹过隙的黄昏,一点一点从我身边溜走。
  日的地平线渐渐堙灭在沉沉的暮霭间,琥珀色的黄昏犹如枫叶零落的丝缕暗香,消散在清醒的白日梦中。当一切归于沉寂的时候,我平静地沉淀在一日最末与另一日最初的交点上,等待暮鼓晨钟的最后一次隐隐响起。黄昏给我的印象,就像从水中捞起自己的影子一般,虚幻亦支离。而那个画中人的游荡,一如一场无声的黑白电影以沉默来结束。
  白日梦在黄昏中苏醒,永夜在魇梦中降生。
  我目送一滩粉红色的夕阳远去,又为自己电亮一轮清明的皓月。透过烛影摇曳的寮窗,我听见岁月在墙上剥落的声音。尽管黑夜已在肩膀上安静地睡着,但我还是终于相信:生命是一场死灭与重生的置换,正如桌上热气氤氲的香熏花草茶,只有经历沸水的灼煎,才能散溢出清幽的纯香。
  ......
  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晚风中的残夜。

发布日期:2019-10-15 07:41:48  投稿会员: